浅谈王铎的书法特色(共3196字)

本文是由论文范文网收集提供:浅谈王铎书法特色,所属分类:传统艺术论文。仅供广大网友参考引用,不保证内容真实性及正确性,祝君早日毕业~

根据戴明皋的《王铎草书诗卷跋》记述,元代米芾的狂草很是讲究技法,而王铎则全讲的是气势,魏晋时期的风轨完全一扫而尽,阵马风樯,气势魄力之大,非常欢快人意,不是赵、董等人所能比及的。王铎的书法墨迹传世较多,在韩国、新加坡、日本等国深受欢迎,有不少的尺牍、法帖、题词均有刻石,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琅华馆帖》与《拟山园帖》。王铎的《拟山园帖》在传入日本之后,还曾经引起了日本国内的书法界的巨大轰动,将王铎列在一流书法家之内,甚至还有后王(王铎)胜先王(王羲之)之说。

王铎书法风格形成之源

1644年(明崇祯十七年),在担任了讲官等职务之后,王铎被攫升为礼部尚书,但因此时的清军已经攻陷了北京而未能正式上任就职。在清兵入关后,王铎来到了南方,担任福王弘光朝东阁大学士之职。自1646年(顺治三年)开始,王铎在清朝为官,担任《明史》的副编修,后来又相继担任了礼部左侍郎及礼部尚书之职。

王铎的章法奇特,擅长布局取势,在草书方面是明末清初时期最具有成就的书法家。虽然王铎之师承与董其昌较为相近,但二人的书法风格却截然不同。王之书法以苍郁雄畅见长,以力取胜;董之书法则较为尚柔媚秀逸,以韵取胜。王铎还曾与倪元璐、黄道周、傅山等书法家一起,开展复兴书坛的运动,倡导中国书法应取法高古,扫除明末书坛因循守旧的风气。王铎注重学习传统,有“书不宗晋、终入野道”之说。其书法功底极为深厚,几乎所有的字体都很熟悉,数十年来,遍临魏、晋、唐、宋名贤之书迹。以楷书为例,他一方面师法钟繇的书法艺术,一方面又学颜真卿、柳公权的书法技巧。王铎的书法笔力洞达、灵气俊逸、端正庄重。王铎的行书与草书最受世人所重视和追慕,有行草书宗法“二王”之称。后来,王铎的书法技巧得力于学习宋代的米芾,其手卷变化神出、布势连绵、苍劲跳跃。在面幅六尺到丈二长条巨幅立轴上,王铎运笔浓淡虚实变化多端,也是一气呵成、得心应手,不见端倪,雄健悠肆,苍老劲健,骨力畅达。在中国书法艺术史上,作为明末清初的书法大师,王铎虽生活在明清交替、社会剧烈动荡、江山易帜的特殊历史时期,却以卓著的书学成就与独特的书风,牢固确立了自己在中国书法艺术发展史上的特殊地位,也是创造新美境界、勇于开拓书法艺术境界的书法艺术巨匠。这个特殊的历史时代,锻就了王铎苦难深重而又充满矛盾的内心世界,同时也激发出其卓越的书法艺术创造能力。

作为封建王朝政治伦理的儒家思想,其“中庸”之道自然也成为了书法艺术审美的传统规则。为维持人际和谐与社会稳定,所有社会成员在情感上要温柔敦厚,在行为上应循规蹈矩,但是这种中庸思想严重压抑了人的活力的表现与个性创新,使得书法艺术领域也存在守旧思想。谁都不敢离经叛道、开拓创新,整个书法艺术领域内充斥着惰性模仿与机械重复。在中国封建社会的明清换代改朝之时,当时人们思想依然是在儒家思想大一统和封建专制统治之下。

在中国文化艺术发展的一个重要转折期,明朝的泰州学派的崛起、禅宗思想的流行等各种思想流派逐渐兴起,当时的社会思想慢慢呈现出一种较为自由的氛围,书法艺术也较为发达。王铎自然也受到明代哲学与文艺思想的影响,受一些英勇从事艺术实践的大师们之熏陶。尽管受文人叛逆精神财富与自由学风之影响,但王铎仍强调,在传统精神继承与革新之间的保持一种平衡,因而有人称其书法理念为矛盾复合体。事实上,这种矛盾的“中庸”艺术美学思想,与王铎自身的殊遇紧密相连。譬如,降清招致的非议、生活中的困惑、官场上的矛盾、内心的彷徨,虽身居高位却不被器识,王铎深感无力回天,只求苟活。王铎的创作也是传统与反叛的相互交织,书法作品中蕴含更多的苦闷、躁迫、颓丧与无奈,使作品挥洒出左突右冲的险崛不羁与激烈的情绪宣泄。

王铎书法艺术风格形成之本

王铎独特书法艺术风格之形成,确实是建立在深厚传统功力基础之上的,其艺术创新确实是贯彻始终的。王铎流传至今的作品,包括墨迹和刻帖在内总共约有470余件,而其中之临作竟然占到了大约1/4的数量。从其临古书迹看,绝大部分系《淳化阁帖》中记载的王羲之与王献之的许多字帖。其书法临摹上可追及张芝、钟繇等人的风格,下至可溯至南朝诸名家的手笔。具体而言,王铎的行书是学“二王”并参照颜与梁王筠的书法(但主要源于米芾),大楷是学颜、柳,小楷是学钟的。例如,以《淳化阁帖》为临仿标本,王铎运用不同笔的材料、墨色,或字体夸张变形,或强化某一风格特征,更加增强了书画的视觉效果。他书有《拟山园帖》、《琼蕊庐帖》及晚年的数本《临淳化阁帖》等。除此之外,王铎所临《圣教序》、《临王羲之小园子帖》、《兰亭序》、《临王献之鹅群帖》、《临王羲之阔别帖》等皆忠实于原帖,虽在行气章法、笔墨使用、映带、笔画粗细等上面有些变化。实际上,王铎的有些临书只以古帖文字为内容,书写方式却已完全脱离古帖,这也是他开创自我书风的一种尝试和探索。

王铎书法艺术风格形成之态

王铎自幼酷爱书法,少时家道中落,寒窗苦读。在对书法艺术的研学上,王铎推崇颜米,独崇羲献,从“二王”的书法神韵与开拓精神中受到很大启迪。13岁的时候,王铎开始专门临摹王羲之的《圣教序》。在十五岁那年,他精钻《兰亭》,以“二王”为其书法渊源,临“二王”如灯下取言影,不失毫发。18岁的时候,王铎进入河东书院学习。28岁时,王铎便书写出了一本右军行楷的规范,即《吴养充先生并孺人张氏墓若表》,用笔圆厚遒劲有力、楚楚可观。29岁那年,他便创作了著名的行书《唐诗轴》。后来,31岁的王铎顺利通过了殿试而获得了仕进及第,来到京师任职于翰林院。在34岁至36岁期间,王铎的书法艺术风格学习博览、忠实原作。在1628年(崇祯元年),37岁的王铎写成五言律诗《成拟山园》和行书《五律诗轴》。40岁时,王铎书写了《手启》,从墨迹看已稍有个人风格了,翩若惊鸿,矫若游龙。在43岁那年,他所作的《郑谷华山作》行书条幅,就显得酣畅淋漓、锋芒毕露。但总体上看,王铎自成一派的独特书法创作风格,正是在其48岁至50岁之间这一艰难失意时期,完成了自己书法艺术的重大转变,创作出自己成熟的书法艺术风格。然而,临帖与创作始终贯穿于王铎的书法艺术风格发展的全过程。

铎独特的书法艺术风格的形成,经历了一个渐进式发展的过程。开始时主要是学书法格局的分布只求平书正,后又追求险绝的技巧,再后来又归于平正。正如王铎所言,恨古人不见我,其之诗、书、字、文,直思跤彼室奥,皆为割情断欲,沉心驱智,故饮食梦寐以之,足见其对书学之痴迷。王铎的书法艺术强调崇古学古的原因可能有三方面:一是元明时期都有不同程度的“复古”思想,使得任何前进与创新都必须被冠以“复古”之名方可被人接受,王铎以“宗晋”为帜而自出新意大概也出自此意;二是想从源头上突破人都学赵、董之路,努力另辟蹊径,与时风拉开距离,游于晋人之间;三是在矛盾和差异中求得自己书法的统一,用晋书来调和自己书法的疏狂、犷野。在王铎的书法字帖中,点、线、面得到了较为丰富的完美的运用,势得到了一定的强化,动静也得到了完美的融合,犹如中国诗词的平仄韵律,抑扬顿挫。

王铎的传世书法作品数量众多,在国内外著名博物馆以及个人收藏者手中都有,并大致可分为两大类:一是临帖;二是诗文。王铎上能承继中国书法艺术传统,又能博取书法艺术大家之长,取其精华用其宏大。在经历了继承数千年书法传统、发展开拓新的书法技艺和不断创新书法风格的过程中,中国书法艺术领域曾出现过无数令后世追崇的书法大家和杰出的书法大师。(本文作者:迟志鸿 单位:平顶山学院)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上一篇:

下一篇: